米兰·昆德拉:坚持内心深处的热爱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

}

人一旦迷醉于自身的软弱之中,便会一味软弱下去,会在众人的目光下倒在街头,倒在地上,倒在比地面更低的地方。

1929年4月1日,米兰·昆德拉出生于捷克斯洛伐克第二大城市布尔诺。他的父亲是一名钢琴家。

昆德拉儿童时代大部分时间是在父亲的书房里度过的。在这里,他经常悄悄地听父亲给学生讲课;父亲亲自教他弹钢琴,带领他一步步走进音乐世界;任意浏览父亲众多的藏书。十多岁时,他就读了大量的文学名著,捷克的和外国的都有。

青年时代,他便开始写诗和剧本创作,画过画,搞过音乐并从事过电影教学。用他自己的话说,“我曾在艺术领域里四处摸索,试图找到我的方向。”

50年代初,他作为诗人登上文坛,出版过《人,一座广阔的花园》、《独白》以及《最后一个五月》等诗集。但诗歌创作显然不是他的长远追求。最后,当他在30岁左右写出第一个短篇小说后,他确信找到了自己的方向,从此走上了小说创作之路。

1958年对于昆德拉来说是个具有实质意义的年头。在写剧本的间隙,他花了一两天时间就写出了《我,悲哀的上帝》,这是他生平写出的第一篇小说。

1967年,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玩笑》在捷克出版,昆德拉竭力讽刺的极权统治。小说获得巨大成功,连出三版,印数惊人,每次都在几天内售罄。

1968年8月,昆德拉参加了“布拉格之春”运动。因为他的作品经常出现批评和讽刺的言语,昆德拉党籍被开除,在电影学院的教职也被解除,所有作品都一下子从书店和公共图书馆消失,同时还被禁止发表任何作品。

1975年,在法国议会主席亲自请求下,捷克政府特准昆德拉和他的妻子前往法国。

在法国开始新生活的昆德拉,拒绝向人们回忆和展示自己过往的生活。他从不谈论自己的过去,尤其不愿意谈捷克的政治体制。

昆德拉很快便成为法国读者最喜爱的外国作家之一。我们最为熟知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也是在法国创作完成的,书中的主角和昆德拉有着相似的经历。

1973年,《生活在别处》使他于首次获得一项重要的外国文学奖——法国梅迪西斯奖。

1985年《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获得了以色列授予的耶路撒冷国际文学奖;

昆德拉始终坚持认为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小说家,而非一个政治作家或流亡作家。

直到2019年12月3日,捷克外交部宣布,90岁的昆德拉在外流亡44年后,终于重获捷克的身份。这一幕,曾在他的小说中见过,终有一天成为了现实。

所谓“回归”,对于昆德拉而言,不仅是地理上的回归,更是时间意义和精神意义上对他的肯定。

就在2020年9月,昆德拉获得了捷克共和国最高文学奖之一的弗朗茨·卡夫卡奖。这一奖项被誉为诺贝尔文学奖的风向标,虽说最终未能获诺贝尔奖,但他依旧重新走进了大众的视野。

特殊的人生经历,让流亡和政治标签一直伴随着他,回看昆德拉的一生,发现无论他身在何处,都一直在坚持着自己的信仰,坚持着对写作的热爱,并且一直表达着最本真的自我,从未想过放弃,他没有因为被他人的观点所发出的噪音淹没内心的声音,而是遵循了自己内心,他活成了自己本该成为的样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