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岁中国第一女舰长:“华为金牌员工”、“环球小姐”……她才是“乘风破浪的姐姐”!

}

4月23日,人民海军迎来了73周岁生日,也迎来了中国第一位女舰长,韦慧晓。

她以往的履历,连“北大还行”的撒贝宁都只能自叹不如:“牛到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拍。”

因为她的父亲是名老党员,从她记事以来,家里每晚都在看各种军事题材的电视剧,这在她内心种下了一颗军人梦的种子。

参加高考那年,成绩优秀的她在“提前批”的志愿那一栏,郑重地填写了心仪的国防科技大学。

但可惜的是,那届高考,她不在军校的招生范围内,她的人生由此拐了一个大弯——在南京大学就读大气科学系。

在南大,韦慧晓很快成为了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担任着班级团支书以及南大礼仪队队长。

在南京大学授予美国总统老布什“名誉博士”学位的典礼上,韦慧晓便是当时学校层层选拔出来的献花使者。

老布什大概难以想象到,和自己握手的那位“很美的姑娘”,17年后竟然成了中国第一位女舰长。

工作后,她的的职位一路高升,成了公司高级副总裁秘书,甚至还获得优秀员工奖。

但上了4年班后,韦慧晓觉得自己的人生被框住了,她对于一眼望到底的人生感到一丝不甘心。

有个开公司的朋友听说她准备读一门十分冷门的专业,便跑过来劝她:“研究生有什么好念的,到我公司来,我给你年薪一百万。”

就在那一年,她以第一名的绝对优势,跨专业考进了中山大学地球科学系,这还是硕博连读。

在外人看来,这一举动十分“任性”,但她始终认定在追逐自我的道路上,有些东西更为很重要。

“这个世上有两种价值观。一种价值观是:戴着非常昂贵的手表,好显示自己身价百倍;

另一种价值观,也就是我的价值观是:一块不贵的手表,因为我戴过了,所以身价百倍。”

重返校园后,韦慧晓并没有只顾着一头扎进学海里,她给予自己更多的尝试机会——

她尤其谨记一位老系主任的话,“如果有些事情本来应该有人做,但目前没有人做,我愿意去做!”

他将毕生心血都花在经费不够、难度很大,但能助力国家发展的项目上。韦慧晓将他看作自己的榜样,常常用他的精神自勉。于是她两度,希望从中奉献自己的一份力。

在西藏林芝县中学支教时,由于当地学生有藏文课的学习传统,英语课的课时被大幅压缩。

为了帮孩子追上进度,韦慧晓向几名老师挨个“乞讨”时间,将自己的课时量骤增至林芝县中学教师里的第一。

那时,她常常改作业到三更半夜,也偶尔会累到嗓子发炎无法讲话,但她依然坚持将课时任务按时完成。

“看着学生们一天天的对英语课产生兴趣,也逐渐掌握了英语学习的基本方法,我真的非常高兴。”

一年支教结束后,她选择继续留在西藏地质调查大队当志愿者,面临的却是险象环生的处境。

她曾在无人区汽车陷进泥潭、在淌过齐胸深的河水时险些被激流卷走、在矿区的陡崖边上差点跌落……

正是遇到如此多的突发危险,她提前为自己选好了“遗照”。那是一张汽车抛锚在无人区时的照。

韦慧晓享受过搞科研做学术的愉悦;在林芝支教体验到教育育人的重要性; 在西藏勘察地质的工作感受到其中的伟大与艰辛……

“经历了大学毕业、考研、工作、到西藏支教,直到2008年我才意识到,对于喜欢纪律、性格好强、无私无畏的我来说,军人才是最为适合的职业。”

也正是这一年,她才知道实现梦想的时间不多了,博士应届生特招入伍的最后年龄期限是34岁。

她马上着手整理了将近200页的自荐材料信寄给部队,里面详细剖析了自己具备成为合格军人的条件。

没有人理解一个接近中年的女性,为什么要痴人说梦,而且还是难度最高的军人梦。

由于所学专业并不与其相关,唯一支持她的博士导师,在推荐语里仍然是“推荐其他科研院所工作”。

甚至从前认识的大学军训教官也对她说,“你要是想穿军装,我可以送你一套。”

但她决心丝毫没有松动,“起点不能选择,但走哪个方向、怎么走是可以选择的。”

信寄出3天后,她就收到部队要对她进行考察的好消息。那一天,她走在校园的道路上,听到树叶飘落都像是带着音乐的。

2012年1月,韦慧晓如愿穿上藏青色的作训服,戴上“一道杠”的学员领章,在之后,她被分配到了航母部队,参与辽宁舰接舰工作。

从那天起,从未出过海的内陆女孩儿伴随着中国海军的首艘舰母,开始了乘风破浪的征程;也是那天起,她开始追逐每艘战舰的最高指挥岗位——舰长。

还有一次,当升旗的哨声响起了,舱面活动人员都面向军旗立正,只有她“不知道为啥不动了”,仍然继续下舷梯。

“没有人教个中细节。在新的行业中初来乍到,我们都是一步一步的,边犯错误,边克服,边适应。”

无论是知识储备还是体能,这明晃晃的差距,让她有了危机感,“已不是其他身份了,要抓紧进入角色”。

为了熟悉辽宁舰的每项工作,她和十八九岁的小战士抢着擦地板,打扫卫生,学习保养设备。

被调往郑州舰后,夜间巡查的舰值人员常常看到她的舱室在凌晨1点还透着灯光,她还在加班学习航海指挥课的内容。

作为内陆的孩子,她的游泳成绩并不理想,但为了不拖其他同学的后腿,她常常在正常训练之余给自己加练。

舰艇靠港的一段时间,每天早上五六点,舰值日员都会看到她背着个小包去练游泳。

那天,风浪并不大,但每个同学都吐了,她是吐得特别厉害那位,“连胆汁都吐出来了。”

踉踉跄跄地走到厕所,在洗漱台的镜子里,她看到那个脸色蜡黄、狼狈不堪的自己,她不由得自问:“你还要当舰长吗?”

听到内心的声音后,她回到桌前,她继续进行海图作业,再吐,再回来,直到不再晕船。

按照舰艇指挥员的一般培养模式,从海军学员到一舰之长,最少要经过15到20年的学习。而且在我国,直到2012年9月,才有首批27名全课目女舰员走上舰艇战斗岗位。

韦慧晓却屡次打破众人的刻板印象,她只花了6年时间里,成为了成为人民海军历史上第一实习女舰长。

有网友因为她不是军校十年苦读出来,就造谣她是“空降兵”,托关系而来;还有别有用心地强调她女性的身份,称这为她带来工作上的各种“便利”。

她的进步,是各位同僚有目共睹的。郑州舰某支队教练舰长的李一刚记得,2015年,韦慧晓刚到支队时,除了书本上的知识,实际舰艇指挥几乎一片空白;一年后,她能够带着小卡片下达指挥口令;前不久再见到她时,她已经可以比较流畅地指挥各个战位了。

“我们首先是军人,其次是舰艇部队的军人,再次才是女舰员。敌人的弹药可分不清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你问我结不结婚这事,就像问我想不想去火星是一样的,我觉得地球挺好的。火星谁想去谁去,我就不去了。”

韦慧晓一直都强调,“人的成就感很多是外界给予的,我更看重自己内心的坚定”。

她为自己创立了一套“天花板理论”:每天都把自己的极限往上再顶高一点,每天都要有所突破。

我相信,当她每顶高一寸天花板,一定能够激励更多女性到达她到过的地方,一起追寻非凡的人生。

在《开讲啦》里,第一女排爆手张婷,曾惺惺相惜地说道:“女性不仅能做到,而且能做得更好”,相互敬礼,相互致敬。

年龄与性别早已无法阻挠她那蓬勃的生命力,或许正因如此,她才将自己还未过半的人生活出了别人三辈子的精彩。

作者:我是Quasimodo,人称小Q,寻些人,讲他们的故事。文章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易简读书”(ID:yijiandushu),年轻人最喜爱的「人物」公众号;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需删除请联系我们。

有句话说,“我们无法延长生命的长度,却可以无限拓展生命的宽度”。这第一位“女舰长”绝对做到了。当模特、读博士、做支教、入海军,她用实际行动证明:无论什么时候开始,都不算晚。人生就是要敢于尝试,敢于自我突破、自我成长。

但人生也没有捷径,我们感慨于她的梦想成真,也佩服她的不肯放弃,敢于在中年的最后底线仍旧孤注一掷。同样也羡慕她的人生,虽然44岁的年龄在世俗的眼光里依旧会被各种条条框框不断挑刺,但华华是真心羡慕,她在短短的几十年里体验过了别人一辈子也无法拥有的经历。就像她说的那句,“火星谁想去谁去,我就不去了”。敢于突破社会枷锁、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全身心的专注在自己的人生和梦想上。这样的人生,就算照样长度有限,又怎能不说上一句“有趣极了”呢?

怎样把生活变得有趣?什么是真正的有趣?如何成为一个有趣的人?这本《人生很短,我决定活得有趣》写给每一个在疲惫的生活里怀抱英雄梦想的你。一辈子很短,要么有趣,要么老去,祝我们都能在有限的人生里做一个有趣的人。

把日子过得有趣,懂得从平淡生活中、细碎小事里发现趣味,是一种生活态度,更是一种高级的能力。近40篇饱含哲理、至真至纯、温暖治愈的“光阴故事”,写给每一个在疲惫的生活里怀抱英雄梦想的人。这本书藏着你曾经的无聊、无趣、苦闷和抹鼻涕的糗样儿,让你读过之后会恍然发现曾经的自己浪费了那么多珍贵的时光。这一生,其实不长,也不短,刚刚好能让你学会去做一个有趣的人。在平淡的生活里描画色彩,于无趣的世界中活得有趣,才是一个人最大的本事。

李冰,原名刘莉,“90后”专栏作者,常年游走于自媒体,用自己的文字与这个世界沟通。从小到大,坚持最久的一件事情就是写作。外表沉静,内心火热,一边观察生活,一边书写世界。会讲琐碎的小故事,也会讲深刻的大道理,如是而已。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