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1年德国一农场每晚传出诡异脚步声半年后一家五口惨遭灭门

}

原标题:1921年,德国一农场每晚传出诡异脚步声,半年后一家五口惨遭灭门

1922年3月31日下午,玛丽亚·鲍姆加特纳在姐姐的陪同下前往辛德凯菲特农场,准备开始一份新的工作和生活,彼时的她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份平平无奇的女佣工作将会在数个小时后终结自己的一生。

1922年4月4日下午,居住在德国巴伐利亚州魏德霍芬市郊的洛伦兹·施利腾鲍尔注意到自己的邻居农场主格鲁伯一家已经有数日未曾出现在大家面前,在他看来,这是一件极其反常的事情。

格鲁伯一家不算女佣共有五口人,纵使是鲜少出门也总有碰见他们中一两个的机会,更别提农场主安德里亚斯常年劳动勤恳,不可能放任家中饲养的牲畜自生自灭。

出于担忧,洛伦兹便派遣自己的两个儿子前往格鲁伯家拜访,探一探格鲁伯家的情况。

两个儿子听了父亲的话,便立即前往格鲁伯家的农场,可四处寻找了一番后,没有见到任何人的踪影,于是就回去向父亲汇报了此事。

洛伦兹敏锐地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便连忙唤来了周围的其他邻居,然后与他们一起再次连忙到农场一探究竟。

可是,几人对农场进行了一番搜寻后,没有见到任何人的踪迹。整个农场除了牲畜们不时的鸣叫,再无其他活物的声音。众人一时陷入了惊诧之中……

就在这时,位于前门的谷仓吸引了众人的注意,虽然它看起来并无异样,但紧闭的大门让他们意识到有必要进去看一看。

果不其然,一推开谷仓的大门,一股恶臭扑鼻而来,不同于动物粪便的臭气,这种臭味更像是肉腐烂的味道,而且在恶臭中还夹杂着浓烈的血腥气。

于是人们四处查看,直到看到了干草垛下出来的人的肢体。邻居们一下子就认出了那是安德里亚斯的身体,紧接着,几人七手八脚地把甘草移开,草垛下的景象瞬间让除了洛伦兹之外的几人惊呆了。

只见安德里亚斯·格鲁伯、其妻子凯奇利亚·格鲁伯、女儿维多利亚·加布里埃尔以及外孙女凯奇利亚·加布里埃尔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

面对其他人的惊异,洛伦兹则表现的很镇静。他只是对邻居们表示了自己对“儿子”的担忧,就在邻居们困惑的目光中,他拿出了格鲁伯家的一大串钥匙,打开了房门,前往维多利亚的房间寻找自己的“儿子”约瑟夫·格鲁伯。

毫不意外,迎接洛伦兹的是婴儿床里约瑟夫冰冷的尸体,与此同时,众人也在佣人房中看到了倒在血泊之中的玛丽——这个无辜、可怜女人。

至此,格鲁伯全家的尸体都被发现。于是很快,这场轰动全德的灭门惨案被报到了警察局。接到报警电话的当地警方为此深感头痛,因为在这个民风淳朴的小地方,从未发生过如此的恶性事件。

自知没有处理好案件的能力,当地警方当即决定向慕尼黑市警局进行求助,而随着慕尼黑刑警的介入,这场灭门惨案背后错综复杂的家庭剧也进入了人们的视野!

事实上,现在的格鲁伯夫妇,都不是辛德凯菲特农场的第一任主人。当时,年轻的时候的凯奇利亚·格鲁伯(格鲁伯这个姓氏是嫁给现任丈夫安德里亚斯之后改的夫姓,其原姓未知)嫁给了当时的农场主,也就是她的第一任丈夫,并孕育了女儿维多利亚。

由于当时的德国正处于统一时期,欧洲战火不断,凯奇利亚的首任丈夫就死在了其中的一场战争中。于是,她便带着农场和女儿嫁给了现任丈夫安德里亚斯,而安德里亚斯也成为了新任的农场主。

就这样,随着时间的流逝,女儿维多利逐渐长大,最后和一个叫做卡尔·加布里埃尔的男人结了婚。

可好景不长,由于一战的爆发,卡尔应征入伍。不幸的是,他在1914年12月12日的法国阿拉斯大轰炸中阵亡,甚至连尸体都没能找到。可卡尔离家时,维多利亚的肚子里已经怀上了他们的女儿凯奇利亚·加布里埃尔(后文全部用小凯奇来指代)。

如此的悲剧在外人的眼中,充其量不过是一个有些不幸但却十分富有的重组家庭而已,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发生的话,可能这个家庭也会这么凑合的过下去。

然而,平静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多久。一年后,有人举报:安德里亚斯竟然与自己的继女保持着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要知道,按照当时的罪刑罚,安德里亚斯要被判处一年的有期徒刑,而维多利亚也要被判一个月的监禁。

自此,这一家人丑恶的名声便在这个遍地皆熟人的小镇上传开了,而这也为安德里亚斯一家的被害埋下了隐患。

在上述的故事中,细心的读者可能已经发现了,在灭门惨案发生时,维多利亚的丈夫已经去世7年了,那么还是小婴儿的约瑟夫又是谁的孩子呢?

其实,他就是让邻居洛伦兹忧心不已的“儿子”。因为在随后的调查中,洛伦兹承认是自己举报了安德里亚斯和维多利亚的不伦关系,因为他怀疑安德里亚斯才是约瑟夫的生父,而自己则是被维多利亚给骗了。

于是,在这场复杂的三角关系中唯一还活着的洛伦兹迅速成为了警方怀疑的对象,变成了本案的头号嫌疑人。

在对洛伦兹的调查取证中,警方发现洛伦兹几乎具备了该案嫌疑人所应具备的一切条件。

因为就犯罪动机而言,一段错综复杂的三角关系足以将任何一个冲动的人推向犯罪的深渊,更何况洛伦兹在以为自己是约瑟夫生父的那一段时间内,一直定期向维多利亚支付约瑟夫的抚养费。

所以,当洛伦兹对约瑟夫与自己的亲缘关系产生怀疑时,复仇的火焰便蒙蔽了他的双眼,以致他犯下了这桩大案。

除此之外,在犯罪时间方面,洛伦兹同样辩无可辨。因为根据警方的调查,在案发的3月31日下午到4月1日凌晨,洛伦兹只要瞒过自己的家人,就可以悄悄摸过来实施犯罪。

首先,便是洛伦兹作为此案的第一发现人所存在的嫌疑。在很多案件中,凶手为了摆脱嫌疑会假装自己是第一发现人,以此来把自己从犯罪嫌疑人的怀疑对象中剔除出去。

而洛伦兹让儿子先去搜寻,后又叫其他邻居与他一起前往搜寻的行为很符合此类凶手的心理,即让其他人作为自己最先发现案件的见证人。

而且,在案发现场时,洛伦兹的淡定也不符合常理。他的表现就好像他已经知道格鲁伯一家的下场一样,何况他还在众目睽睽之下拿出了格鲁伯家早前丢失的一串钥匙。

事后据警方的调查:死者一家是被一个一个的单独骗到谷仓里杀害的。照此看来,这显然是熟人作案。而与被害者一家熟得不能再熟的人,不就是洛伦兹吗?案件到这里,似乎已经可以结案了,只要找到关键性的证据,将洛伦兹逮捕归案即可。

可尽管所有的推论都合情合理,但就是迟迟未能找到足以指证洛伦兹的证据。于是,联系到所有的死者除了小凯奇之外都是被一击致命的事实,人们不禁再次产生了疑问:洛伦兹真能做到这点吗?

就在警方调查陷入僵局的时候,一位叫西蒙·里斯兰德的屠夫提供了另一个重要线日凌晨骑车路过农场时,注意到镇上的小混混乔治·麦德和卡尔·比克勒曾鬼鬼祟祟在附近闲逛。

得知这一消息的警方立刻展开了调查,之后了解到这二人平时经常在镇上做些偷鸡摸狗的事儿,非常讨人嫌。而据周围的居民反馈,他们两个也曾不止一次扬言要抢劫农场,甚至放话将在必要时杀死格鲁伯一家。

于是,警方迅速对二人的家展开搜查,结果在他们的家中只发现了一些毒物。可是,根据现场的勘查结果,格鲁伯一家是死于疑似镐头的钝器打击,并非中毒而亡啊!

后来,由于这两个小混混均提供了合法的不在场证明,无奈之下,警方只能将二人无罪释放。虽然后来警方也采取过发布悬赏令的方法来征集案件线索,可仍旧是无济于事。案件再次陷入了僵局,而这一僵就是近百年的时间……

那么,究竟是谁做下了这起惊天大案呢?多年来,关于凶手究竟是谁众说纷纭,而其中被人们认为最可能的就是洛伦兹和我们接下来要提到的卡尔·加布里埃尔。

说起卡尔·加布里埃尔,时间还得再次回到事发的8年前,也就是1921年的9月。

当时农场的女佣在农场工作期间,发现了农场有一个问题。正是在这个问题的折磨下,忍无可忍的女佣终于下定决心要向农场主安德里亚斯提出辞职。那么,农场究竟有什么问题呢?原来,让女佣一心想要辞职不干的原因就是阁楼上的声音。

起初,听到女佣的辞职理由时,安得利亚斯异常的愤怒。在他看来,女佣口中的什么夜间阁楼的脚步声吵得自己无法入睡,而白天却找不到任何原因的说辞只是一个想要离开的借口。因为他自己已经在农场待了几十年了,但从没有遇到什么怪事!

但自从在小孙女那儿听到她在晚上被楼上的走路声和男人低语声吓得无法入眠的事情后,格鲁伯一家才开始重视起这件事。可他们将整个阁楼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发现其他“人”的踪迹。

或许是对声音的过分关注,安德里亚斯也开始听到阁楼上的声音了。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听到的声音频率也越来越高。由于一次次的探索无果,安德里亚斯决定向周围的邻居们求助,可由于之前的名声不好,邻居们对他们家的求助态度都表现的异常冷淡。

于是,一气之下的安得利亚斯再次将这个怪事抛之脑后,不再相信有什么男人的低语声。可没过多久,一份突然出现的报纸却再次让他放下的心又重新揪了起来。

而这之后,就好像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一般,发生在农场的怪事如同瘟疫一般接连而至。家中物品莫名其妙有被冻过的痕迹,屋子里偶尔会发现陌生的烟头,甚至在一个暴雪天后,安德里亚斯在屋子的后门发现了一排延伸到森林深处的脚印。

而同样不可思议的是,根据警方的调查,格鲁伯一家的死亡时间不会超过4月1日凌晨,可周边邻居的证词显示4月2日和3日的时候,有人看到农场依然有炊烟升起。

而最令人难以理解的莫过于农场中存活的动物们了。要知道,若是没有凶手的投喂,在不吃不喝的情况下,没有动物能撑得过三天,还活蹦乱跳的。

终于,在这个时候,人们想到了早已在战场阵亡的“卡尔”。因为在没有发现尸体的情况下,卡尔完全有可能做了逃兵。虽然跑回了家,但因为害怕被发现,只能躲在阁楼上。而在这期间,他发现了妻子出轨的事实,于是一怒之下选择杀人复仇。

而且,警方发现除了小凯奇之外,所有人都是当场死亡,只有小凯奇是在受伤后几小时才去世。这一事实也很符合一个怀疑自己女儿血缘的父亲在那个时候的内心挣扎,何况,当兵的经历也让卡尔具有将人一击毙命的能力。

此后多年,甚至还有人表示曾看到过卡尔,但却一直未经证实。因此,即便这起大案已经在历史中尘封了将近百年的时间,可直到如今,仍没有一个令所有人信服的答案!

由于这起“灭门悬案”的诡异之处颇多,所以多年来不少悬案爱好者都对其趋之若鹜。

2007年的时候,一群学生声称自己运用现代医学手段找出了凶手的真实身份,但因其出于对凶手后代的保护,最终选择不公开凶手的身份,而这份声明的真实性也因此倍受质疑。

其实,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案件的真相总归会有一天能够水落石出。但要知道的是,案件本身再怎么错综复杂,他顶多只是运用了比较复杂的杀人手法。可在该案中最令人捉摸不透的,其实还是人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